見過世面的人,從不做3件事,活得很高級

小酱 2020/12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上周,和幾個好久沒見的老同學一起吃日料。剛上菜,留學歸來的李小姐就指著桌上的芥末憤憤不平:「這家店不正宗,連用的芥末也是辣根仿冒的,真正的山葵才是芥末,顏色會更淡一些。」

席間她不斷給我們科普日料的標準:「哎呀,我在日本吃的鵝肝可不是這味道......」

大家面面相覷,一頓飯變成了她個人版的「吐槽大會」,小劉卻很羡慕,悄悄湊到我的耳邊:「她到處飛,自然是比我們見的世面多,我們哪懂吃頓日料有那麼多講究,她是見過世面的人。」

聽到「見過世面」這四個字,我不經意咳了兩聲。這種搔首弄姿,有點墨水就急著誇誇其談的人,怎麼就被標籤成了見過世面。換句話說,這只不過是無處安放的虛榮罷了。

真正見過世面的人雖然吃過高級的餐廳,但不會因此沾沾自喜,轉頭對街邊小店評頭論足,因為他們能享受最好的,也能接受最差的。

秦桑覺得,真正見過世面的人,決不會做這3件事。

1

一味地挑剔和講究

知乎上有個問題:什麼才算是見過大世面?

有個高贊回答說:能享受最好的,也能承受最壞的。

是的,見世面不是一味地的顯擺和挑剔,它不動聲色地藏在一個人的心裡, 一個真正見過世面的人是在講究的同時,也能將就。

這讓我想起梁實秋的故事。在清華畢業後,梁實秋赴美留學,在那個年代,他畢業於高等學府,出過國,見過「歌舞昇平」的場面,住過最好的樓房,是見過世面的人。

他曾在《雅舍》中描述自己在重慶的房子:「窗戶要糊紙,牆是竹篾糊泥制灰,地板踩上去顫悠悠的吱吱作響,隔音也很差。」但他卻形容這樣的房子為雅舍,並在漏風的茅舍裡自得其樂。

雅舍有很多缺點,但梁實秋仍細心地發現了它的好。雅舍地勢高,看月亮時十分舒坦;屋內簡陋,反倒是陳設簡單,易於打理。

如今日子清平,梁實秋不覺沒面子,反倒特別愛請朋友到家裡賞月,「看山頭吐月,紅盤乍湧」。雅舍的硬體條件雖差,他卻不以為然,在屋外賞花,在陋舍寫作,日子平淡,但也沒有抱怨。

真正見過世面的人,正因為看過世間的無常變化,更明白適應是唯一的方式,他們可以把講究當成日常,也能把將就的日子過成詩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