勸君學做人:渡過三條「渾水河」,人生會不一樣,挺住

团团 2020/09/29 檢舉 我要評論

人生如夢,只爭朝夕。

故而,我們不僅要活,還要好好地活。

有人說,謀生活就是一個渡江過河的過程,當兇猛異常的江河水擺在面前時,就看我們是否膽怯了。望而卻步者,只能哀歎人生,從而淒苦連連。而那些勇敢者,總能迎難而上,因為他們知道,只要渡過去,彼岸就是另一種人生的風景。

所以,我們應該學後者,勇敢地渡過攔在面前的這三條「渾水河」。

第一條:朋友的欺騙。

總聽見有人說,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。由此可見,朋友甚固然多,知己卻難求。

在看似漫長卻短暫的人生旅程裡,我們遇到過很多的人和事。有的人,成為了我們的朋友。我們促膝長談,彼此交心。我們甚至毫無防范地將心中最為軟弱的部分展示給他們看。因為我們信任他們,認為有了他們的存在,我們的人生從此變得豐富多彩起來。

可是,人性是醜陋的。人與人之間,什麼都可以談,就是不能談金錢,談利益。如果朋友之間摻入了金錢和利益,就會發生很多無法理解的事。

前一秒,你我還是無話不談的真朋友、鐵哥們、好姐妹,可就在後一秒,我們成了陌生人、敵對者。因為我們無比信任的朋友,欺騙了我們。他們非常順利地利用了我們的柔弱,將我們擊入了絕望的谷底。

我們不怕流血流汗,就是怕流淚。這種被最好的朋友、兄弟、姐妹傷害的眼淚,不是鹹的,而是苦的。而只有被傷害過的人,才能真切地體會到那種無法名狀的痛苦。

然而,人總是要活下去,只有在被朋友欺騙過,傷害過之後,才能承受住「朋友」這兩個字的分量,從而在未來的日子裡,學會什麼叫真心換真情,什麼又叫以牙還牙。

第二條:職場裡的勾心鬥角。

在職場裡,你我皆為螻蟻,又何苦彼此相殘?

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,直到今天,我才真正明白,螻蟻被人踩得痛了,就喜歡找一種存在感: 儘管我被人踩,但是我還是得先踩你。

這是一種「病態」,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,而是在那迷迷糊糊地「自娛自樂」。

有的人,只想做個簡簡單單的工程師,每天就圍著那些機器零件轉。誠然,他在專業方面幹得很出色,可惜,在人際關係的處理上,他出了差池。他在禮節上沒有做到位,在言語上過於直白。

有人借著這個當口,非得擠走他,如今,機會終於來了。也許這位工程師到離開公司的那天,也沒有反應過來,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。

正可謂, 廟小妖風大,池淺王八多。人活在職場,就必須要懂得裡面的一些門道。不是公司小、職位低,就會沒人針對我們。只有一邊悶著頭幹,一邊左顧右盼,才能在職場混得風生水起。

第三條:夫妻之間的矛盾。

家和,萬事才能興。如果夫妻之間三天吵一回五天罵一回,估計什麼事都興不起來。拯救夫妻之間的矛盾,由此可見一斑。

也許有人會說,我們老兩口七年之癢都挺過來了,還怕什麼呢?

這位朋友可能不知道,人家五六十歲的大叔大媽都在民政局門前排長隊呢。

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,夫妻一拍兩散也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平日的吵吵鬧鬧,就算對方「不動聲色」,也不可小視。要知道,千百次吵吵鬧鬧就會像江河匯海般,演變成一場巨大的浩劫。什麼白首偕老、相守相伴,到了最後,就成了路人甲乙丙丁了。

千里之堤,潰於蟻穴。處於婚姻中的我們,切不可小瞧了每次吵鬧,唯有用心用情,才能渡過這條婚姻的「渾水河」,讓我們的婚姻真正堅實牢固起來。

朋友們,對於文中的說法,你們怎麼看呢?當這三條「渾水河」擺在面前時,你們是否能夠睿智而又勇敢渡過去呢?




用戶評論